青岛:互联网工业不走寻常路

时间:2019-11-26 11:49       来源: 滑雪爱好者联盟

  在科技感十足的白色生产线上,身着蓝色工作服的工人时不时抬头看看工位上的显示器,对面前吊在空中的半成品做出调整。虽然每一件经手的西服都不一样,但工人们显然熟练无比,只需按照显示器的提示完成动作,下一件西服便自动送到工人面前。

  这是青岛红领服饰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红领)高度智能化的西服定制生产线上的一幕,这家传统服饰制造企业因为互联网以及寄生在互联网上的全新生产模式,实现了彻底蝶变从用户在互联网上定制开始到西服配送到用户手中,一件互联网化的西服才正式走完诞生之旅。

  能够实现个性化定制西服的规模化生产,这是红领蝶变的秘诀。不同于德国的工业4.0和美国的工业互联网概念,这个被称为互联网工业的生产模式正在成为青岛市发展智能制造的第三条道路。

  屏蔽此推广内容青岛要率先在全国打造互联网工业基地,落脚点不是工业互联网,强调的也不是一张网络,而是真正立足于工业。互联网时代的工业就是互联网工业。青岛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项阳青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

  2月4日~6日,中国电子报记者组初探青岛的智能制造,层层剥开互联网工业这一全新生产模式的核心真谛。

  C2M模式颠覆创新

  互联网工业的最初想法来源于红领。这家企业,在长期量体裁衣的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一套方式,通过测量客户身体的19个部位,得到22个关键数据,再根据数据完成裁剪、缝合、熨烫、质检、入库等工序。

  红领集团董事长张代理敏锐地意识到,这样系统化累计下来的12年海量数据,经过加工处理,将是宝贵的财富。在互联网的时代,不管用户身处何地,只要能够按照红领的方式提供这22个数据,就可以为其量身定制衣服。

  红领建成了自主研发的大数据平台系统,并对工厂车间进行了智能化改造。张代理将正装西服的生产科学地分为300多个工序,愣是将一件西服的制造放在了流水线上。而每个工位都配备了一台平板电脑,只对应一道生产工序。

  你可以将整个车间想象成一台数字化的大型工业3D打印机,3000多名员工都是网络上的节点,全部工序都在信息化的平台上完成,每件产品可以说都是打印出来的。张代理向《中国电子报》记者解释说。

  这是一种通过互联网的联接,以数据驱动的个性化定制、大规模生产的全新商业模式,即C2M(用户到工厂)的模式,从订单到生产再到销售,产品在用户和工厂之间形成了闭循环。

  凭借数据驱动,原本劳动密集型的传统制造企业转型成为一家互联网企业,红领因此尝到了甜头。随后,红领把这种生产模式从母体公司中剥离,成立了独立的酷特智能平台,将红领模式进一步复制到了制鞋、服装机械、假发、帽子等其他制造领域。

  红领模式带动了一大批青岛本地企业向互联网工业转型,其中就包括传统家电制造企业海尔集团。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张瑞敏多次带领团队到红领学习,并在青岛海尔滚筒洗衣机工厂和沈阳冰箱工厂进行智能化改造或者新建。

  在青岛海尔滚筒洗衣机工厂,记者看到,这个被称为黑灯工厂的高度智能化生产车间,除了机器的轰鸣和机器人精准的腾挪之外,几乎看不到工人。当然,无人工厂并不是海尔智能制造的唯一目的,在滚筒智能工厂的中央控制室,记者注意到海尔工程师已经把洗衣机分成了若干模块,用户可以从互联网上根据自己的喜好实现DIY定制。这可以理解为红领模式在海尔的再现。

  海尔从2012年引入了互联网思维,在制造领域借用智能化、网络化的技术手段,实现了围绕用户的个性化定制、柔性智能生产,在战略思维上,张瑞敏开始将海尔平台化原本8万名员工变成了2000个经营体,由制造产品的加速器转变为孵化创客的加速器。

  互联网工业的模式让我们成为制造业的阿里巴巴,我们相信未来甚至能够颠覆淘宝。它保证了产品的个性化、真实性和低价,一旦在消费品领域推广开来,第三方纯电子商务平台的作用会越来越小。项阳青对于红领、海尔等青岛本地企业在互联网工业上大胆尝试,充满了憧憬。

  互联网工业跑的是数据

  项阳青向记者指出,青岛市之所以提出互联网工业,是基于目前大多数企业对于智能制造的错误理解。

  智能制造与自动化的概念容易混淆。它不仅仅是指生产线的自动化、无人工厂,不能限制在生产制造环节。而是利用互联网,把工业的元素加进去,改变工业固定的设计、生产、销售的流程,开放性更强。这其中的关键是数据驱动,只有把产品变成数据,才能实现在互联网及其各信息系统之间的流动与全程协同。数据驱动网络协同的制造才是智能制造,具体操作执行的不在乎是自然人还是机器人。项阳青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

  张代理的看法更加直观。他认为,工业互联网更侧重过程,而互联网工业则强调于产品,无人化只是部分领域可以实现,传统企业要考虑的是如何把人与互联网思维、智能制造和数据驱动相融合,把存量资源激活,创新才是传统企业转型升级的灵魂。

  红领实现个性化定制的基础是人体信息、西服款式等海量数据,在红领互联网工业上跑的其实不是西服,而是一组组数据,但到达用户手中的则是实实在在的西服。红领是基于互联网来做工业,基础是数据驱动,这与美国的基于工业来做互联网有很大不同。张代理说。

  只有数据驱动才是智能制造。项阳青强调。

  在互联网时代,零距离交互、分布式共生的基因会更加广泛地渗透,全球协同设计、虚拟装配、仿真运行、协同制造、在线营销会逐渐成为主流。只要能够将用户需求转化成数据,以数据驱动,凭借互联网更加开放的信息平台,就可以实现全球协同24小时不间断研发,得到最终的数字化模型,再分发到全世界工厂,利用互联网信息平台和数据进行智能制造。

  其中,平台是互联网工业的根本,谁率先建立平台,谁就抢占了先机。不论是红领,还是海尔,都是在逐步构建开放的互联网平台,从而进行个性化产品的大工业生产,实现互联网和工业的融合。项阳青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

  互联网工业成转型之路

  作为国家级两化融合试验区,拥有雄厚工业基础的青岛市转向互联网工业是顺理成章的事情。10条千亿元级产业链规模以上工业,工业总产值完成12621.5亿元,同比增长了10.2%。

  在过去推进两化深度融合的工作中,青岛市已经围绕研发设计数字化、生产过程自动化、企业管理信息化、采购营销网络化和装备智能化、产品智能化,做了大量工作,打好了基础。

  青岛华仁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从2008年开工的二期工程开始便已引入了全自动的现代化立体仓库和国内同行业最先进的自动化生产线,层高15米的立体仓库里,成品药箱、机械手臂、堆垛机、输送机都是有条不紊地自动输送、自动出入库、自动运转。

  在两化融合领域,青岛规模以上工业企业CAD等设计信息化普及率达到69%,ERP上线率达到65%。像南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了企业信息化之路,早早地搭建起以PDM应用为主的研发技术管理平台,以ERP为主的经营管理平台和以MES为主的制造管理平台。

  随着互联网在工业领域的不断深入,青岛市意识到了产业发展的新趋势。其中,包括市场形成以需求为导向的全供应链发展模式;企业出现平台化的趋势;企业依托信息平台经营,同信息平台上的企业逐渐呈现共生化的关系;企业、细分行业、产业间的边界模糊和融合化趋势。

  为了探讨互联网时代的转型之路,青岛市组织了包括信息技术集成应用行动、智能制造生产模式培育行动、互联网与工业融合创新行动等在内的两化深度融合十大专项行动,以七大产业为重点,突出抓示范、抓体系。

  2014年,为了推广互联网工业,青岛市经信委专门进行了案例选编、组织了现场观摩,开展了全市互联网工业发展现场会,推广红领的互联网工业经验。除此之外,还定期组织骨干企业CIO沙龙,邀请专家到企业咨询指导,并组织开展两化深度融合区市行。

  真正的实施还是要靠企业先行,经过了产业沉淀的龙头企业,想要生存下去,很早就会思考转型,并且付诸实践。相信青岛沉淀下来的产业基础,能够让青岛走出自己互联网工业的第三条路。项阳青告诉记者。

« 上一篇:麦肯锡论人工智能,就业与劳动力自动化_8
» 下一篇:没有了

娱乐八卦
频道推荐